五月下旬

……

【盾铁】在美国甜心健身房的偶遇之后,史蒂夫和托尼分别给他们的朋友们做详细讲述(一发完)

micaryn:

梗概:如果你读过《吃鲷鱼让我打嗝》的话,本文的标题或许能令你会心一笑。如果没有,你真的不考虑去读读看吗(吃我安利)XDDDD






托尼:抱歉佩珀,我来晚了——不不不,拜托把你漂亮的高跟鞋穿回你漂亮的脚上——嗷!


史蒂夫:抱歉巴基,我来晚了。作为补偿,我给你带了些李子……要尝尝看吗?




托尼:我知道我有开会迟到的“前科”,如果你坚持要用这个词的话,但是——嗷!你得听我解释,我今天真的事出有因!


史蒂夫:不,没遇到什么麻烦,只是一些有点尴尬的小意外,你不会感兴趣的。




托尼:呼……谢了,佩珀。让我想想,该从哪里说起?嗯……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你曾经不止一次地建议我反思一下目前这种花天酒地的生活方式,尝试养成一些更健康的习惯……


史蒂夫:好吧,巴基,如果你非得要听的话。让我想想,该从哪里说起?嗯……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你曾经不止一次地建议我多和这个时代的人们打交道,尝试融入其中……




托尼:而今天中午,我驾车途径布鲁克林的时候,看到那片破旧乏味的建筑里新开了一家名叫“美国甜心”的健身房。


史蒂夫:而今天中午,我在我们一起长大的街区闲逛,看到那片全然陌生的建筑里新开了一家名叫“美国甜心”的健身房。




托尼:于是我就想到,哈,这或许会是养成佩珀所说的“更健康的习惯”的良好开端。毕竟成为钢铁侠之后,我不仅仅要管理我的——呃,协助你管理我的公司,还要在业余时间维护世界和平。万一哪次的战斗进行得不顺利,我需要跟对方徒手肉搏的话,拥有一副比现在更加健美的体魄总是会增加胜算的。


史蒂夫:于是我就想到,哈,这或许会是个“融入”的合适契机。毕竟不管哪个时代,人们追求健美体魄的美好愿望都是一样的。万一闲聊进行得不顺利,至少我还可以舒活一下筋骨,好好出场汗。




托尼:我当然知道史塔克大厦有六间不同功能的健身房,它们都是我亲自设计的!但那些健身房从来没人使用。我曾经极力邀请队长过来参观,被他严词拒绝了。我觉得他可能有点未来恐惧症,担心跑步机突然说话或者瑜伽垫根据天气变换颜色什么的。你真该看看他当时的表情,满脸的敬谢不敏,好像我引以为傲的智能化的大厦是某种吃人魔窟似的。


史蒂夫:钢铁侠倒是说过,托尼·史塔克的大厦有六间不同功能的健身房,随时欢迎我使用。不过我婉言谢绝了,因为我觉得对于史塔克那种程度的有钱人而言,健身房大概是非常私人的东西,我不确定贸然闯入会不会太越界。尤其是弗瑞曾告诉过我,史塔克拒绝从别人手里接东西。他可能有点洁癖之类的。




托尼:……不,佩珀,你想多了,我会光顾这家店跟“美国甜心”这个店名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这个意象还挺美好的,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那种金发碧眼大胸翘臀的——嗷!我们不是已经就鞋子的问题达成共识了吗?


史蒂夫:……是吧,你也觉得“美国甜心”这个名字有种很老派的亲切感,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刚出烤炉的热气腾腾的肉桂苹果派。等等,巴基,你这么快就把一整袋李子全吃光了?




托尼:言归正传。我走进这家店,给前台那个因为认出我而持续尖叫的辣妹和她的同样热情过度的同事们签了名、合了影,办好会员卡,换上后备箱里的连帽衫和运动裤,就先去跑步机上热身。


史蒂夫:言归正传。我走进这家店,前台那位热情的年轻女士帮我办了会员卡,还额外附赠一枚胸针。然后我就脱掉外套,去跑步机上热身。




托尼:他们的跑步机看着挺新挺干净的,就是有点蠢。如果下周我能挤出一两个小时的话,或许会考虑给他们提供一些友情升级。刚跑几步,我就从落地镜的反光中注意到不远处的另一台跑步机上有个金发碧眼大——有个金发男人。


史蒂夫:他们的跑步机操作界面挺友好的,你只需要按一下“自动开始”那个按钮就行了。我跑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候,房间里又进来一个男人。我会留意到他,完全是因为他一站上履带就开始对那台跑步机发号施令,然后因为机器没有回应而显得有点气馁。




托尼:当我气定神闲地开始跑第三圈的时候,我就断定他是这家店的教练,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史蒂夫:我猜他是第一次来健身房,要不就是伤后复健,因为他没跑几步就开始气喘吁吁了。




托尼:噢,佩珀,别这么扫兴——你真的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我一直觉得自己很有当侦探的潜质,福尔摩斯那种级别的。总之,他的身材就很健身教练,跑步姿势也很健身教练,而最为决定性的证据是他的白色圆领衫上别着这家店的店徽!那玩意简直跟他们的跑步机一样蠢透了,毫无设计美感。


史蒂夫:他一直用余光偷瞄我胸前……不,巴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觉得他只是单纯地喜欢那枚胸针的样式:两颗星条旗图案的心甜蜜地依偎在一起,被一支金箭穿过,和他们店门口招牌上的图案是同款。啊,你瞧,就是这个,是不是挺可爱的?




托尼: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他从镜子里偷瞄我。他一定是认出我了。话说回来,谁不认识我呢?


史蒂夫:我觉得他有点眼熟,却又想不出会是在哪里见过。你知道的,我在这个时代不认识多少人。




托尼:我决定保持高冷。如果他也想要我的签名,就得放下教练的架子,拿出迷弟的样子,主动过来问。


史蒂夫:我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他,因为他脚底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托尼:但他还是直勾勾地看着我。没办法,谁叫我魅力太大,男女通杀。


史蒂夫:从他的步伐来看,我觉得他的右脚可能有点崴了,但他还在坚持跑着。我就担心地多看了几眼。




托尼:然后他停止跑步,走到我面前,用一种很撩的姿势撑在我的跑步机扶手上,问道“嗨,你需要帮助吗,帅哥?”


史蒂夫:我发现他完全没有要休息的意思,就跳下跑步机,过去问了一句“先生,你的脚踝还好吗?”




托尼:我完全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很正直单纯的教练居然浑身上下都是戏。假装不认识我,想玩陌生人的浪漫邂逅,哈?要论戏多的话,谁能比得过我呢?于是我朝他微微一笑,说道“我或许需要一个教练,谁知道呢?”


史蒂夫:我完全没想到这个崴脚的小个子男人居然朝我咧嘴一笑,用一种怡然自得的语气说他或许需要一个教练。他不疼的吗?而且运动损伤难道不该找医生吗?




托尼:听我说完之后,他就开始左顾右盼。搞什么啊,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史蒂夫:不过既然他觉得找个教练就行,我不介意帮他叫一个过来。




托尼:我觉得他大概是真傻,于是就试了试更直白的方式,告诉他不用费心找别人,我眼前不是就有一个现成的嘛。


史蒂夫:他盯着我舔了舔嘴唇,说道,“哦,我觉得你就行,性感炸弹先生。”我猜他可能是把我当成这里的教练了。我不太确定这个时代的男人言谈举止是否都是这种风格……他有点傻里傻气的,不过还挺可爱的哈。




托尼:他露出那种茅塞顿开的表情,主动提出帮我按摩一下。


史蒂夫:他露出那种胜券在握的表情,询问我愿不愿意帮他按摩一下。




托尼:他的双手看上去很有力,掌心和指尖覆盖着令人浮想联翩的老茧,所以我就同意了。


史蒂夫:他的脚踝看上去有点肿,我担心贸然按摩会加重淤青,所以建议他不要那样做。他真正需要的是冷敷。




托尼:他沉默地把我推倒在一块瑜伽垫上,蓝眼睛里燃起了两团火焰,热辣的目光逡巡过我的臀部……别瞪我,佩珀!


史蒂夫:但他很坚持,不等我反驳就趴在一块瑜伽垫上,还扭了扭臀部……呃,我重复一遍,巴基,整件事情的走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托尼:下一秒,他就极尽温柔地揉捏起了我的右脚脚踝,然后顺着脚踝一路向上,四处点火。一股酥麻的电流直击我的尾椎。


史蒂夫:于是我想,那好吧,力道轻一点应该不会有事的。




托尼:可是我从他的眼睛里读出来,他内心深处真正想要的比按摩多得多,而我一点也不介意。谁叫他是个金发碧眼大胸翘臀的美国甜心呢。


史蒂夫:可是他一直忽扇忽扇地眨巴那双焦糖色的眼睛,好像在谴责我哪里做得不合他心意。我不知道,也许是嫌我捏得太轻了?




托尼:果然,他把我翻了个身,迫不及待地撩起我的衣摆,用力掐了一把我的腰。


史蒂夫:正当我困惑不解的时候,他突然翻身,伸了一个悠长的懒腰,露出一截小肚子。




托尼:虽然没有八块腹肌,但我的腰腹线条一直保持得不错,难怪他会忍不住出手。


史蒂夫:他的小肚子很……圆润。有一瞬间,我萌生出了捏一捏的冲动,看看手感是否真的和想象中一样柔软。但这个想法实在太唐突了,我忍住了。




托尼:这时一个穿黑色紧身衣的红发美女朝我们走过来,她叫我们去开个房释放一下性张力。


史蒂夫:这时健身房的老板娘罗曼诺夫女士朝我们走过来,她说要是我们想继续研究人体肌肉,可以用旁边的私教室。




托尼:我意识到这毕竟是公众场所。要是这一幕碰巧被哪个小报记者撞见,我的花花公子人设就要崩塌了。公司的股价会跳水,而你可能会强迫我吃掉自己的鞋子。


史蒂夫:我意识到这毕竟是公众场所。万一有别的会员想用这张瑜伽垫做瑜伽怎么办?既然我们没在做瑜伽,就没道理继续占用健身房的专门场地和器械。




托尼:我邀请他来给我当私人教练,他欣然同意。除了队长那样的老古板,没人会拒绝托尼·史塔克的邀约。不过你真该看看他震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的模样,可爱极了。


史蒂夫:他邀请我去给他当私人教练,我只好向他坦白我并不是什么教练,只是来这里健身的。他的表情僵了一瞬,随后改口邀请我去他家参观他的私人健身房。他说他家有六间不同功能的健身房。我恍然明白那种眼熟感是从何而来了——他是托尼·史塔克。




托尼:那一瞬间我们四目交汇,了然一笑。


史蒂夫:那一瞬间我们四目交汇,尴尬爆棚。




托尼:总之,这还算是有收获的一天。我发现健身的感觉也不赖,而且非常期待深入了解我的新教练。养成健康习惯的良好开端,哈!我有一种预感,我们会合得来的。


史蒂夫:总之,这还算是有收获的一天。我迈出了融入时代的第一步,意识到托尼·史塔克并不像媒体上渲染的那么……他也不过是个有血有肉的普通男人罢了,而且他的洁癖根本没有弗瑞说的那么严重。我有一种预感,我们会合得来的。




托尼:或许有一天,我甚至会告诉他我就是钢铁侠。谁知道呢?


史蒂夫:或许有一天,我甚至会告诉他我就是美国队长。谁知道呢?






【完】



评论(1)

热度(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