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下旬

……

【杜铁】迷情剂(HPAU)

老山:

写这个是因为觉得anad的老杜和之前的不太一样,某个瞬间让我想到“老杜怕不是被编剧灌了迷情剂吧”,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 


(然而现在编剧跑了,好担心没人给他灌迷情剂了TAT……衷心希望他不要崩,一切都好说……)


老铁和老杜一个红金一个绿银,非常有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风范了


其实迷情剂和福灵剂都没那么难(讲的好像做过似的…)借来一用…


ooc预警,小言风预警


另外,Friday是猫头鹰




这一切都源于Tony和Banner打了一个赌。


“福灵剂不算什么。”Banner看着Tony手里装着金色液体的小瓶子,“迷情剂才是最难的,爱是魔法最难解的难题之一。”


 “福灵剂可是能够影响事件概率的魔药。”Tony撇了撇嘴,“迷情剂有什么难的?”


“你可以试着做做看。”Banner说,“为了你‘最聪明的格兰芬多’的称号。”


“做就做,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倒我。”Tony往扶手椅椅背上一靠,“等着吧。”


 


事实上,在制作迷情剂之前,Tony喝了一点福灵剂。


不管怎么样,迷情剂的制作异常的顺利,坩埚里的液体在魔杖的搅动下变得清澈透明,一股令人愉悦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松柏和融化的冰雪、羊皮纸和油墨、正值花期的鼠尾草,也许还有点别的什么,但他分辨不出来。就算这玩意儿不拿来引诱爱情,单纯拿来当空气清新剂也挺好的。Tony把坩埚里的液体装进瓶子里,打算下次一起上课的时候和Banner分享成果。


次日下课后嘈杂的走廊上,Banner看着Tony手中的玻璃瓶子这样说道:“严谨地说,这算不上成功。”Banner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我们没有验证它的真实效果。”。


Tony挑起眉毛,“这个怎么实验?又不像福灵剂,我可以喝一口给你看。”


“这个应该让别人来喝一口,看看对方会不会狂热地爱上你……”


“你愿意喝么?”Tony咧嘴一笑,“你喝一口看看效果,然后我马上给你灌解药。”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不知道是不是Tony的错觉,Banner的脸好像都绿了。他想象了一下Banner用狂热而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自己,忍不住一阵恶寒,赶紧把这个想法赶了出去。


“用动物怎么样?我们还不知道迷情剂对动物是不是起作用呢。比如说你的Friday,反正她一直都很爱你。”


Tony瞪大了眼睛,“决不能动Friday!我们不知道迷情剂对动物有没有伤害,她可能会死的!”


“好吧,”Banner耸耸肩,“我该猜到你不会答应这个的……”


“所以,这个应该不会派上用场了……学校里没有我泡不到的女生。”Tony一边说一边把玻璃瓶子收进长袍口袋里,然而就在此刻,一股力量忽然从天而降抢走了他手里的玻璃瓶子,他抬头一看,皮皮鬼正拿着那个玻璃瓶子得意洋洋地在漂浮在走廊上空,“嘿!瞧!我们的天才Stark,又在捣鼓什么神秘的东西?”


“把那个还给我!”Tony冲着皮皮鬼发射了一个束缚咒,然而它灵活地避开了。“他是我们的小天才,又是我们的捣蛋王。人们个个夸他酷,他能把整个学校都炸掉!”皮皮鬼一边唱着歌,一边在走廊上飞来飞去,引得周围的学生们都看向了他们。


“该死的!”Tony想要追上去再给它两下,但Banner却拉住了他,“别追了,我们不能让老师们知道我们偷偷制造违禁魔药。”


Tony倒是不太在意那个,虽然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他惹过的麻烦还少么?但他不能让最富魅力的Tony Stark制造迷情剂这种事情传出去,人们会以为他漂亮的约会记录都是来自这种卑鄙的手段。


“反正也用不到了。”Tony叹了口气,“就当浪费了点原料吧。”


他此刻并没有想到一种更加糟糕的可能性——万一迷情剂被哪个倒霉鬼喝了呢。


 


因此当第二天早晨Tony在大厅门口遇到Victor Von Doom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危机的来临,他以为那顶多又是一次讨厌的拌嘴的开始。然而Doom却率先上前一步堵住了他的去路,以一种他一贯以来严肃坚定的口吻对他说:“Tony Stark,你应该和我在一起。”


“什—什么?”Tony瞪大了眼睛,仿佛在圣诞舞会上看到了两只跳舞的巨怪。


“我们简直是天作之合,没有比我们更完美的情侣了。”


Tony的世界观崩塌了。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在早餐时误食了颠茄出现了幻觉又或者他在昨晚的睡梦中穿越了。他聪明绝顶的大脑在死机几秒后终于想到了那瓶该死的迷情剂,这可像极了迷情剂的症状,它被Doom给喝了?这是什么操蛋的的事?巫师界最能胡编乱造的爱情小说作家都写不出这种剧情来!


结束早餐赶往教室的学生们已经以他们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半径微妙的圆。Tony保证不到午餐时间这件事情就能传遍整个霍格沃茨,不会有什么更劲爆的消息来点缀他们平凡无聊的一天了。毕竟全校人都知道Tony Stark和Victor Von Doom互相讨厌,那不仅仅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宿怨,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常年争夺霍格沃茨最聪明学生的称号(可怜的Banner经常被忽视),据传他们还有极深的私人恩怨,他们俩成为情侣简直就像是家养小精灵和野生巨人成就了一段完美的爱情。


天,他得解释这个。虽然他并不知道那瓶倒霉的迷情剂到了皮皮鬼手里之后究竟经历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见鬼的事,但事情的结果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一个性情大变、疯狂迷恋他的Victor Von Doom。他试图劝说Doom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聊一聊,然而对方就像他一贯的行事风格一样坚定而富有执行力,在Tony答应他之前不肯挪动半步。最后Tony只好带着紧跟着他的Doom一起进了魔药课教室——那恰好是一节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魔药课。Doom毫不犹豫地占据了Tony身边往往是属于Steve的那个位置,在整整两个小时的课程中始终用一种情意绵绵的目光注视着Tony,仿佛他并不是在煮一锅黏糊糊泥浆一般的修复药水而是在烘烤甜蜜的爱心甜点。那让Tony浑身发毛,但他还是由衷地感叹自己的迷情剂效果真是太好了,真应该让Banner看看这个。


魔药课结束后,Tony故意磨蹭到教室里只剩他和Doom(他坦然地无视了Steve受伤的目光)。然后他慢吞吞地把墨水盖上盖子塞进书包里,抬头对Doom说,“呃,我很抱歉,我想你很有可能喝了我的迷情剂。你有没有接触过什么来路不明的食物或者饮料?”


“迷情剂?”Doom挑起了眉毛,“不,我对你的感情非常真挚,绝对不是什么无聊药剂的效果。”


“天,这未免太过了。”Tony扶住额头,“也许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的。总之我很抱歉,我会尽快做出解药的,你喝了就明白了,到时候你说不定会想杀了我。”然后他拎起书包,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教室,然而他忘记了Doom本质上仍然是个混蛋,不出几步就被一个束缚咒定在了原地,Doom走上来摁着他肩膀,“Tony,你不打算和我一起走么?”


“解开咒语,Doom!我可不能带你去格兰芬多塔楼,不是么?你是斯莱特林学院的。”Tony气呼呼地解释,希望在别人注意到他们之前能够溜掉,然而Doom如同一株魔鬼网一般不依不饶,“我们可以一起吃午饭,然后一起去图书馆。”


天哪,Tony现在有点希望自己压根就没有成功做出迷情剂了。他迫不得已露出了一个他经常对那些女孩儿们用的那种招牌笑容,“我很爱你,亲爱的,但我想我需要去格兰芬多塔楼拿一下我下午上课的课本,放开我好么?”Doom沉浸那句“我很爱你”中心满意足,挥了挥魔杖解开咒语。在他出神的那几秒里,Tony飞一般地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


他并没有打算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而是把自己关进了有求必应屋。一方面是因为他在这儿屯了不少魔药材料,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实在没有勇气出去面对同学们,更害怕再碰见Doom。他今晚就会上霍格沃茨校园八卦小报的头条,标题估计会是“昔日死敌当众告白,是天降真爱,还是早有一腿?本报为你细数格兰芬多天才和斯莱特林之星的爱恨情仇!”。然后他就再也约不到漂亮姑娘了。想到这里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又往坩埚里加了一把滑溜溜的植物块根,又想了想清醒之后的Doom会对这一切有什么反应……他的背后又是一阵发凉。


他干脆翘掉了下午所有课程,终于在晚餐前完成了解药。他拿着解药趁着晚饭时间偷偷溜回格兰芬多塔楼,门洞一打开他就迎面撞上了霍格沃茨甜心Steve Rogers的大胸。Steve皱着眉头,“你去哪儿了,Tony?你和Doom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一个下午我和Banner被他骚扰了多少次!”


“说来话长,说来话长。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看起来事态比Tony想象的更加严重,“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他很好找,”Steve阴沉着脸,“他就差站在大厅桌子上对着全校学生用魔法吼叫着找你了。”


Tony果然在大厅找到了Doom,他怒视着每一个进出的学生,好像他们都绑架窝藏了Tony Stark一样。在他看见Tony的一瞬间,他毫不犹豫地一把搂住了他,“你去哪儿了!”


“呃,亲爱的,”Tony斟酌了一下措辞,“我想我们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


大概托他有着丰富泡妞经验的福,他成功把Doom骗到了一间偏僻的空教室。“Tony,这可不浪漫,我们该去湖边散散步,月色好极了。”Doom说。


Tony冲他暧昧地眨了眨眼睛(这让他内心一阵恶寒),“我们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过分亲密,不是么?”他拿出袍子里的玻璃瓶子,“来,喝了这个,能让你看起来更棒。”


迷情剂一定有降低智商的副作用,Tony心想。他看着Doom毫不犹豫地喝掉了玻璃瓶里的液体,一边小心地往边上挪了挪,手伸进长袍口袋里摸索着魔杖,以防Doom一会儿想用一种或者几种不可饶恕咒干掉他。Doom眨了眨眼睛,那种狂热和情意绵绵逐渐消失在他的眼睛里,他重新变得冷酷、傲慢、不苟言笑,用Tony自己的话来说“仿佛一个即将崛起的黑魔头”。


“所以是这样……难怪我觉得不对劲。”Doom看了看面前的Tony,往前一步,几乎把他挤到了墙上。该死的,他们靠得太近了,Tony忽然古怪地觉得Doom闻上去有点像迷情剂。“我告诉过你,是你自己不相信。”Tony说,“我不是故意的,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抱歉。”


Doom挑着眉毛低头看着他,“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


“什么?”这可跟他想好的剧情不一样,Tony以为他们会干脆利落地打上一架,把这间教室都炸飞的那种。


“因为你的迷情剂,我一整天都疯狂地渴望你,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和名誉,你不应该为此负责任么?”


又不止你一个人的名誉受损!Tony在心里尖叫。下一秒,他被Doom摁在墙上狠狠吻住了。Doom的舌头毫不犹豫得撬开了他的唇齿企图攻占他口腔的每一寸领土挤占每一点空气,仿佛要让他窒息而死。Tony瞪大了眼睛,饶是他一贯吻技出众,此刻也震惊得作不出丝毫反应,只能任由Doom为所欲为。他的心跳骤然变成两倍频率,脑海里仿佛有一万只鹰头马身有翼兽漫天飞舞,聪明的大脑无法对对此作出任何解释。直到这个令人气喘吁吁的吻结束,他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我的解药真的起效果了?”


他的嘴唇因为粗暴的亲吻而变得红润可口,这真可爱,想让人吃掉他。他刚刚说什么来着?大庭广众下不适合过度亲密?这里倒是一个过度亲密的好地方。Doom凑近Tony的耳边,温热的气息让他发痒,“你就是最好的迷情剂。”





评论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