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下旬

……

神话(AU)主盾铁

  之前脑洞产物 试阅读   《盾铁 杜铁》 冬寡

  暮春三月 距离那场可怕战争仅仅只过了一个多月 阳光依然平等的照耀在所有地方 丝毫不吝啬的给予活着的人们光与热   而更多血迹斑斑的战场,仿佛在短短几天就被人们所遗忘 。

――――――――――――――――――――――――     托尼坐在正午的阳光下眯着眼 面带微笑听着旁边的少年叽叽喳喳  时不时帮他拨弄一下翘起的头发  阳光暖暖的笼罩在整个逢时国 可是所以人都无暇关注大自然的奇妙变化 花园里的花像是没有拘束的疯长 花匠们也都在敷衍了事  毕竟没有人会有功夫去欣赏花  城堡内弥漫着一种慌张的气氛 谁都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我的睡衣宝宝 今天都做好你的功课了吗?没做好 可是没有小甜饼吃的。”托尼极有耐心的和男孩说话 。彼得是先王霍华德未过世前好友的儿子 可奈何遭遇人祸一家人转瞬只剩了彼得一人 无奈之下便将他交于孩子的婶婶扶养  彼得的婶婶是个及其温和的女人 因没有子嗣便把彼得视如己出  也算是宽慰了霍华德的心 托尼也经常看望彼得 久而久之 大家都笑称托尼给自己找了个儿子养 。

  眼下 诺大的庭院里除却托尼和彼得的声音 周围一片死寂  侍女们一个个都是脸色苍白 眼睛无神的望着一个地方发呆 。侍卫刚刚来报 敌国已经兵临城下 现任国王正在派人谈判  谁也不知道他们将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来 众人如梦初醒般急切的看去“托尼 !托尼!”
    小王子缓缓抬起头来 神色十分平淡的样子 但脸色的苍白暴露了他此时的心境。
   “托尼 ……”
   “怎么了 罗德 ”托尼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
“ 我…… 我很抱歉 但 斯坦他 他竟然…他竟然”罗德的声音沙哑 眼神痛苦的看着托尼 以至于半天没说出什么 。
“拜托 兄弟 还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的呢 快说吧 ”托尼
   拍了拍 好友的肩膀。
“ ……是你……他把你…推出来了 当做……”罗德哽咽了一下。
  
“战利品!”一道女声沙哑道。她几乎是小跑过来 完全没有平时的优雅镇定。
  
“哦 佩珀 我的好姑娘 别这样”托尼轻叹着 把她抱住 身旁的彼得紧张看着周围的大人  他甚至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本能的眼泪汪汪抱住了托尼。
 
“我简直不敢相信 他竟然会这么做!他怎么敢!”女公爵夫人明显震惊的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
     
    托尼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来“这没错了 他当然会怎么做了 战败国王室的独生子 多么完美的礼物  即除掉一个大麻烦 又解决了危机 多么完美的安排 ” 只是  冷静的话语却无论如何也阻拦不了颤抖的语气 ,蜜糖色的眼睛里此时只是一片茫然。
 

“他们要献来一位omage王子?哇哦 刺激 不知道那个可怜的小王子是什么样的人。”巴恩斯饶有趣味的看着那道求和书 。
  “他们也算下了血本了 。托尼 斯塔克 前国王霍华德 斯塔克的独生子 正正经经的王位继承人 奈何  啧  老斯塔克临终前所托非人 他怕是永远想不到自己指定的摄政王会那么迅速的忘恩负义  小斯塔克 自此一直处在被囚禁 监视的状态   ”娜塔莎带着唏嘘的语气说着 。
“额 可我似乎听说过很多那个小王子的事”
“是的 那个小王子也是个聪明人 也幸亏老国王精明 给他留下些忠心的人 所以 就算斯坦恨他 却又不得不退让着 那个小王子的日子可不能说不好过 听说 他的十分有才华 最善于制作各种武器 极为受人称道。但  可惜是个omega  而且 最为人称道的是他的美貌 ……”
“哇哦 小娜 你是怎么能知道那么多情报的呢!”巴恩斯摆出狗狗眼 娜塔莎调调眉,没有再分给他一个眼神 史蒂夫带着笑意看着眼前二人 目光向下 桌上摆着一封邀请函 上面写着他们要去受邀参加一场庆祝两国和平的宴会“仿佛之前的战争不复存在一样”史蒂夫轻轻叹了口气 。一场政治的交易 背后是无数人的牺牲 他不喜欢这样 但这是他不可避免的责任。至于那个小王子 也只是一个可怜的牺牲品罢了。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