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下旬

……

【盾冬】Barnes的床(1)

semiquaver:

预警!双性转,破产姐妹AU,日后会有盾佩提及(虽然本章没有


我最喜欢的美剧,最近开播S6所以忍不住开了个脑洞……大约是毒舌的富家破产女神冬和正直积极的穷姑娘盾……名字稍微做了一下变体/w


用了一些剧里的梗,应该不会很长。


 


(1)


Stevie没想过会有人替她出头。


毕竟她这样的女孩儿,肱二头肌或许比男人的还大,个头也是鹤立鸡群。虽然她小时候确实是风一吹就倒的弱鸡,现在她可大不相同了。她高挑、强壮并且独立,一个人打很多份工,力气活儿甚至都做得比男人出色。总而言之,她是个不太会让人想为她打抱不平的人,特别那个人还是个漂亮的姑娘。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儿。一个棕色卷发的姑娘忽然就冲到了她的左边,对着她身边的那位男士狠狠地就是一脚。女孩儿身材窈窕,个子虽然不如Stevie,但在普通女孩中也算得上十分高挑,一身的衣服一看就是高级货,更别说她那对漂亮的耳环,Stevie只在做保姆时在自己上东区的雇主的梳妆盒里瞥见过。


“男士,我希望你管好你的眼睛和你的手。当然,我不会要求你管好你下面那根玩意儿,因为已经被我废掉了。”那姑娘的语速很快,气势太足,声音也不小,“但很遗憾,没有老二并不能成为不蹲监狱的理由。你这样的残废在那里会很难过的,我真同情你。”


整个车厢的人都转向了她这边,并且面带鄙夷的看着那位面容猥琐的男性。那女孩儿一点也不怯场,抬着下巴继续语速极快地数落着面前的男性,直到旁边的热心人帮她按住了那个男人,并且在下一站扭送了警局。


“那男人是个惯犯,我一看就知道。”女孩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在新闻里看过好几次这样的案例。不过第一次坐地铁就碰上了,真难得,说实话我还有点兴奋。”


她们站在警局前,刚刚做完了笔录。男人已经因为猥亵女性进过几次局子,显然还不准备消停。他是个怂包,全程都不敢抬头,又被棕发姑娘狠狠的数落了一顿。


“谢谢你。”Stevie说,“很少有女孩儿像你这么勇敢了。哦,我还没自我介绍过,我叫Stephanie,Stephanie Rogers。”


眼前的女孩儿言语上是有点刻薄,但从今天的行动上就可以看出来她是个善良并且正义的好姑娘,Stevie很欣赏她。


女孩儿对她笑起来,伸出手来跟她握了一下:“除了我老爸的商业酒会我很久没有这么正式地跟人打招呼了,真不习惯。嘿,你好,我是Jamie Buchanan Barnes。”


“Jamie Barnes?!”Stevie没控制住,惊呼出声,“对不起,我无意冒犯……”


“没关系,你比那些女孩儿好多了。”Jamie不在意地耸耸肩膀,“我是说上东区的那些,自从我爸被逮捕以后,她们听到我的名字就像见到鬼一样。当然,原来她们听到也像见到鬼一样,然后冲到我面前假兮兮地夸我用无数美钞的冤魂换来的手提包。美钞鬼和穷鬼的区别而已。”


“我很抱歉,Jamie。”Stevie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Barnes集团老总入狱是最近纽约最大的新闻了。这位亿万富翁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被没收封存了所有资产,自己还进了监狱。Stevie虽然不关心曼哈顿富人们的爱恨情仇,但铺天盖地的新闻让她也了解了不少消息。眼前这位就是报道里说的Barnes家的千金小姐,从小养尊处优,毕业于名校,会说多国语言,有着金光闪闪的履历和曾经会有的大好前程。报纸里说她的前途也因为父亲的事情会毁于一旦,以后只能接受自己做餐厅女服务员的命运。在昨天Stevie还觉得这是罪有应得,而现在她却觉得这评价实在是太刻薄了。


Jamie比她想得漂亮、正直并且善良得多,阳光得不像刚刚经历了一场人生浩劫。


“拜托别叫我那个名字,这几天叫我这名字的人的变化让我恶心。噢!不包括你。叫我Becky,我家人都会这么叫我。”


“作为交换,你可以叫我Stevie。”


“Stevieeee!这名字可真可爱。”Becky笑起来,大眼睛整个眯起来露出漂亮的一排白牙。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布鲁克林的街道乱糟糟的。她不知道Becky来这里做什么,说句实话,她的一身装扮简直与这里格格不入,还有她那个小巧却漂亮的旅行箱。她就该在曼哈顿,住在漂亮的大别墅里,享受舒舒服服的按摩浴缸、比自己的房子还大的衣橱还有可以打高尔夫的后院。


“Becky,我想我们得回家了。你在哪儿住?还在曼哈顿吗?”


Becky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我是尝试过还住在曼哈顿,可是我给我的六个朋友打过电话,通通是无人接听。所以,可能我只能在去曼哈顿的地铁上住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我的房子有些,你知道,又小又破,以你的角度。”


“天啊,你是怎么想我的?我去过非洲和拉美,住过很不得了的地方。我相信你的小窝不会比那里更糟糕了。”Becky拍了拍她的肩膀,“非常感谢,让我不至于露宿街头。”


“不,Becky,我该感谢你,就当是我的谢礼吧。”


 


Stevie的房子是间老公寓,老得就像是自四十年代以来从没有翻新过。面积也不大,好在客厅、餐厅和厨房都连在一起,显得挺宽敞。只有一间卧室,再外带一个浴室。当然,比不上曼哈顿的豪宅,但比露宿街头要好得多。


虽然Becky在刚进房子的时候真的很想问这里是不是被洗劫过了,但看着Stevie淡定地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水,她硬生生地把那句话变成了“可爱的地方”。


金发姑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垂下头笑了起来。Becky实在觉得这个金发姑娘有些傻得可爱。她从来没见过这个类型,健康、强壮,一头金发漂亮得简直不科学,更别说那美丽的如同宝石般的蓝眼睛,还有那对丰满得令人羡慕的酥胸。她在曼哈顿的时候见过不少美人,那些名媛、模特还有明星,好像永远不用吃饭似的。她们漂亮的眼睛永远停留在她的秀场款的裙子和限量版提包上,没有Stevie万分之一的真诚。


“Becky,很抱歉,我这里只有一张床。”


“那我选择睡床。”Becky果断地说。她发誓,她只是开个玩笑。


而Stevie惊讶了一秒以后点点头,“当然。我不会让我要感谢的客人睡沙发。”


所以当Becky真的睡在Stevie的小床上并且辗转难眠的时候,她真的不敢相信,这个诚实的姑娘就这么把自己唯一的床让给了自己,然后自己睡在那张又硬又小的沙发上。要知道,她可是那个求留宿的可怜人。好了,她只是开个玩笑,她待会儿就把Stevie那个实诚的姑娘换进来。


说实话这床一点也不舒服,枕头也应该用了好多年,但还算整洁。这里的环境也说不上好,隔音尤其差,能听见邻居吵架的声音和街上的警车路过的声音。Becky翻了个身,搂住床上的一只熊,戴着眼罩的熊。熊显然比枕头的年头还老了,不够软也不够舒服,比她那些年当垃圾扔掉的生日礼物差了不止一点点。


她不是娇生惯养的那种人,也确实去过艰苦的地方实习做慈善,但这一回她真的除了那一箱子她随手抓来的东西,一无所有了。她不能把她的那两件Chanel或者是D&G当床……等等,或许她可以。


她猛地跳起来,然后又躺回去,狠命地揉了揉她的怀里的小熊。


哦等等,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Stevie!


Stevie其实不大习惯睡沙发,自从她变高变壮以后,这地方就窄得像是个婴儿床。她本来也是打算让Becky睡卧室的,她帮了她,而且她是个千金小姐,搞不好是个豌豆公主,睡床总比睡沙发好。可是这地方实在是太小了,小得让她觉得呼吸都能让她摔到地上去。


“Stevie,你睡着了吗?”


身后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Stevie吓了一跳,Becky走路很轻,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Becky,我想说我只能有一种回答。”


Becky趴在沙发的靠背上,漂亮的绿眼睛盯着她:“你得到床上去睡,看看你,就像个一夜之间长大的巨婴仍旧躺在她的旧婴儿床上。”


“哦不,”Stevie笑起来,“我觉得还不错。”


“别骗你自己亲爱的,你得去床上。你要知道多少人想上我的床。”Becky眨了眨眼睛,“好吧那是你的床。所以你更该回去了。”


“我不能让你睡沙发,Becky。”


“好吧,你这执着的小甜心。我接受你一同上床的建议。”


Stevie的脸迅速红起来。


“天啊Stevie你是在害羞吗?我只是在开玩笑!”Becky没想到这姑娘不光真诚,并且真诚过了头。她看上去这么火辣,可就好像从来没和男人上过床一样。


“Becky,我不是……”


“好了,你不是。但我真觉得我们可以一起将就一晚上,我明天会去买一张自己的床。前提是你让我当你的长期室友。”


“当然了!”Stevie说,但马上意识到自己有些急了,“我是说,我很乐意,只要你不嫌弃。”


“我当然不嫌弃,我没有嫌弃的资格亲爱的。现在,该去睡觉了。”


Becky不得不说,Stevie的床实在是太小了,她们俩只能手挤着手脚抵着脚,中间还放着那只小熊。


“嘿,Stevie,说句实话,你介不介意让我们的‘儿子’单独睡一会儿?”


“什么?”金发姑娘艰难转了个身,看到Becky把一只熊从被窝里拉了出来,“哦,你说Bucky!”


“天啊你居然给一只熊取名叫鹿仔!这简直比Beth把她的猫叫做小狗崽酷多了。”


Stevie把小熊拿过来,放到地上,两个人瞬间感觉宽敞了不少。Becky甚至大舒了一口气。


“我以为你会说不行,他是我从小的朋友我不能让他睡冰冷的地板什么的。”


“我是成年人了,Becky。”


“我知道,而且是个让女孩儿都想跟你上床的成年人了。”


“Becky!”


“别害羞,小Stevie。”


Becky靠近了Stevie温热的身体,闭上了眼睛。


 


Becky在昨晚曾经有一瞬间想过,不如就不买什么该死的床了,但当她起床时因为保持着蜷缩一角的姿势而肩酸脚麻的时候,她还是决定得去买张床,买张大的。


她没有太多现金,随手抓来的衣服鞋子和珠宝也有限。当她豪气冲天地买了那张又大又软的床以后,她发现她真的是身无分文了。她甚至不得不卖掉了两条还没拽掉价牌的裙子,天啊,感谢Valentino。


Stevie很早就出门了,Becky甚至在那样一张床上都没有感受到她离开。要不然是她的动作太轻,要不然是时间太早,她还睡得像是被冻再冰柜里一样。


Stevie回家的时候就看到了她的客厅里那张漂亮的大床,就像Becky和这乱七八糟的街区一样,这床和她破破烂烂的家具和房子真是格格不入。特别是床上还有一只猫,皮毛油亮,还有一只银色的金属义肢。


天啊!那只是一只猫,居然有一只漂亮的金属臂,那上面甚至还有个漂亮的红星。


那只猫高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去继续舔它的手臂。


“Becky?”


Stevie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她可真怕自己的室友突然变成一只猫。虽然这不合常理,但Stevie总觉得如果是Becky的话,似乎什么都有可能。


当然,Becky不可能变成了猫,她从浴室里探出头,头发还湿漉漉的,只围着浴巾。


“嘿,Stevie喜欢我的新床吗,还有我的‘Bucky’!”


“什么?”


“那只猫!真不敢相信我今天去我的别墅把它抱走时候,没有一个保安拦着我。虽然我一直叫它Winter Soldier,不过Bucky很可爱是不是?”Becky转过头,对着那只小猫喊了一声,“Bucky亲爱的!”


那只小猫用金属臂拍了拍她的手,一脸地不高兴。


“Stevie猜猜它在说什么?我猜是,谁他妈是Bucky。”


她仰躺在那张软绵绵的床上,现在这是她唯一的资产了。当然,她还不知道,日后这张床将会遭受怎么样的磨难。


 ——TBC——


其实因为破产姐妹我一直觉得布鲁克林是个贫民窟……(等等


还有冬冬家破产是人家陷害啦,对没错就是皮尔斯

评论

热度(132)

  1. 五月下旬semiquaver 转载了此文字
  2. 存文小仓库semiquav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