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下旬

……

[死鬼CP][鬼使]亲密接触

藏八羚:

被13集生生虐了好几天,新剧情真是把之前所有的甜蜜全部逆转为玻璃碴,肝疼...

必须自食其力来口糖

第一次在lofter写文,梗烂文笔也欠佳,望海涵。各位吃的开心就最好啦



亲密接触

#1 300年的孤独终结的那天

阴间使者讨厌跟别人有肢体接触,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拒绝。

一不小心碰到手,就要被迫接受他人前世的信息,不仅违反规定,还令人不甘和愤怒。

因为前世的记忆,正是阴间使者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这就像让一个糖尿病病人体会到了吃糖的快乐,这不是赏赐,是折磨。

阴间使者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工作,偶尔跟前辈后辈们例行聚餐,生活规律得无懈可击。

直到他花300年的积蓄租下那套房子为止。

自称财阀三代却好像没什么钱的小鬼,18年前嘲笑过自己神圣的帽子的放肆鬼怪,看来自己好像租下了什么了不得的地方啊……

#2 900年的孤独终结的那天

鬼怪一直在寻找她的新娘,与其说是寻找,不如说是等待,等待神让他们相遇的那一天。

永生,任何一个生命都不可能不动心,但深陷其中的他自己并不这么想。

900多年的光阴,太过漫长,身边亲近的人一代一代的逝去,生前给他带来多少美好的回忆,身后就给他留下多少刻骨的悲伤。

除了独活的悲痛,还有一种痛苦,是接近无限的时间带来的后遗症。他尝试过写作、经商、打零工,随时倾听这个世界的声音,然后对祈祷者施以援手。或者就这么坐在庭院里,看花开了,叶落了,白雪覆盖了万物。

是的,没有一件事,比无所事事更消磨一个人的意志,鬼怪也一样。好在他还有寻找新娘这件事可做,但谁又能知道鬼怪新娘,不是神的一句玩笑呢?

没成想,正当他准备再次离去时,一位阴间使者就住进了他家。

说起这位阴间使者,两人第一次见面还是18年前。

“鬼怪?”隔着一堵幻化的墙,阴间使者歪着头,一脸的不确信。

金信见过其他的金差使,他们都是前生犯了重罪的人,没有记忆。他们总是一身黑衣,眼神冰冷,金信给他们的穿衣品味全体记负分。

但是眼前这位金差使,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

瘦削的身条,皮肤白的几近透明,却偏偏生了一副粉嫩红润的嘴唇,倒不知该说是衬得脸色有一丝生气了还是更苍白了。一双大眼睛带着探究盯过来,总觉得像一种动物…

啊,不就是懵懂无知的小奶狗?

“戴着顶俗气的帽子”果然是毫无品味的金差使啊。

然而这位毫无品味的金差使如今就站在自己的家里,还带着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气场。如果说那时候毫无防备的阴间使者像一只小狗,那如今站在对面的应该就是一匹散发危险气息的狼了。

嗯,还是只白狼。金信盯着对方握着合同的,白净纤长的手,脑子里冒出这么个想法。

这下可有意思了。

#3 始作俑者扑棱蛾子

阴间使者有点气闷。

18年前被他嘲笑自己的帽子,如今又烧掉自己的合同,那可是攒了300年工钱才换来的合同啊!幸亏只是备份,这可恶的鬼怪!

生气和郁闷这种情绪,不知多少年没有过了。阴间使者不是人,三点一线的生活也从未起过波澜,七情六欲仿佛是一个被动技能,此刻突然激活。

“要赢”

“看你吃的东西,真不愧是个野蛮人啊”阴间使者看着对方盘子里的牛排,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青菜,接着一瓶胡椒粉就飞进了鬼怪的杯子。

鬼怪抬头一笑,一瓶辣椒粉直接飞撒进阴间使者的餐盘,红配绿赛什么来的?

“啊,失误了,本想给你的。”鬼怪笑得格外灿烂,阴间使者只想一叉子把他干翻在地。


0 VS 1
--------------------------------------------------

“跟紧我,也别跟太紧了,总之这事关生死。”鬼怪抛下这句话就出了门,阴间使者一脸闹不明白的跟了出去却不见人影,一会鬼怪却从他身后出来了。

“神奇吧?连阴间使者都觉得神奇的事那孩子却做到了。”

啊啊啊可恶的鬼怪!世上到底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阴间使者一个箭步凑到鬼怪耳边,“重来,我跟紧了。”

金信被耳边突如其来的吐息吓得一跳三丈远。从没!从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安全距离呢?900年的威信呢?!“滚开!”

莫名其妙……阴间使者歪着头想,虽然又输了一把,不过好像抓住他的弱点了(误)

1 VS 2
--------------------------------------------------

无礼!太无礼了!竟然敢对着鬼怪的耳朵吹气,小狗崽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鬼怪捂着耳朵进了屋,却又忍不住回头看那个浑小子,却见德华想要触碰他,却被迅速的闪开。

说起来,他是见过的,阴间使者走路的样子。努力闪躲人群避免接触,样子十分搞笑。

嗯?拒绝身体接触么?很好,明天开始就是你的修罗场!

#4 千年的胜负欲

清晨,阴间使者睁开眼,阳光被挡在被子外面,仍然带着过滤过的暖意。

关于为什么要像尸体一样蒙头睡觉,阴间使者也不是很明白。只是每天掀开被子呼吸到空气时,那种鲜活的,真实的,空气的味道,令他尤为贪恋。

活着的味道。

阴间使者眨了眨眼,正准备掀开被子接受今天份的洗礼,突然感受到了身侧传来的异样的声响。

呼吸声。

呼吸声?!

阴间使者一把掀开被子,旁边的鬼怪侧向他睡着,在床上压出一个浅坑。

??!!!

300年来自己的床从没有别人染指过!我的绝对领域!

过于震惊的阴间使者脑内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的后退,然后扑通一声连人带被子摔到了地上。

鬼怪一醒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阴间使者抱着被子摔在地上,头发一团糟,一脸的“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鬼怪一手指着阴间使者一边爆发出一串大笑。“要的就是这狼狈的样子!你这放肆的狗崽!”

阴间使者在经历了几秒的懵逼之后迅速反应过来,伸手抓住床单然后用力一拽,金信带着变了调的惊叫被掀到了地上。

没有被子垫底,尾椎骨摔个正着。

“呕呦没有顾忌你也是一把老身子骨了,还活着吧?”阴间使者站起身走到鬼怪身边,得意的欣赏他呲牙咧嘴的表情。

金信疼得差点飙泪,眯缝着眼睛从下往上瞟着阴间使者。180+的身高让他的睡衣裤仿佛小了一号,裤管下露出两条纤细的脚踝。

金信左手一伸握住了阴间使者的右脚踝,对方只来得及倒吸一口冷气,便被拽倒在地。

金信一不做二不休,欺身插进阴间使者两腿中间,左手握着他的脚踝往上曲起他的膝盖,右手撑在他头侧,俯身盯着他的眼睛,“论胜负欲,我也是千年的级别,你还是趁早认输吧。”

阴间使者瞪大了一双眼睛,这个鬼怪,是三岁小孩吗?!

就是这副表情,每当阴间使者感到意外、困惑时,他就会不自觉的露出这副表情。双眉微皱,湿润的狗狗眼锁住眼前的事物一眨不眨,嘴角往下撇着,有点无措,有点委屈。

鬼怪其实没想到,平日带着肃萧之气的使者,气场全开时会让鬼魂震颤的使者,私底下会是这么一幅任人欺负的小模样。难道这就是年轻人们叨叨的反差萌?

938年来,鬼怪从没对什么人生出想要了解的兴趣,更别提这莫名其妙的胜负欲。像现在这样允许别人闯进自己的生活,并且自己也积极的闯进别人的生活,引用扑倒、卧室、地板这样的关键词,实在是前所未有。

不过938年前,当自己还真切的活着时,倒是有一个人,他想靠近,却又怕的太多,那是他全部的世界。

“所以,你这在比的是什么?如果是身体保持不动的时间,算你赢。”这家伙准备这样趴着到什么时候?

阴间使者动了动腿,鬼怪的手也跟着一起晃动,后者这才回过神来,就看到近在咫尺的,摔乱了的,睡衣领子间,阴间使者一节锁骨。

“快起来,我要去工作了。”阴间使者推开发愣的鬼怪站起身,不知怎么,对方愣愣的眼神让他心里有点毛毛的,被握过的脚踝像要烧起来。

鬼怪听话的走出阴间使者的屋子,关上门,把手放在心口的地方,他一度不确定,那里除了插着一柄剑外,是否还有心脏在。

而现在,他的心正在急速地,跳动。







转角的墙边,德华捂着嘴,庆幸自己跑得快。

大发,这两位叔叔真是太 不!可!描!述!了!


------------TBC-----------


私设俩萌货以突破对方的私人领域为乐,结果最后毫无意外地玩出了心跳

目前末间叔叔对鬼怪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倒是鬼怪脑子里充满了不可描述

900年真不是白给的啊:)

评论

热度(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