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下旬

……

[死鬼CP][鬼使]亲密接触 03

藏八羚:

01走你

02走你



亲密接触 03

#8 落跑的使者

鬼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阴间使者,恶趣味的选择在脑内搜寻对方的心声。

“他不是睡着了么?他不是喝醉了么?他不是喝醉以后睡着了么?”

“我没有喝醉也没有睡着,无需怀疑。”鬼怪看着瞬间瞪大眼睛的使者,心情无比的愉悦。

阴间使者惊慌地捂住脑袋,好像这样就能隔绝鬼怪的读心术了。“都说了不准随便读我的心!!”

“不读也行,那你把话说清楚,刚才对着我干嘛呢?”鬼怪边说着边把手背放在唇边,在刚才被吻过的地方印上自己的唇。“这个,什么意思?趁我喝醉了偷袭?”

看着金信吻在刚才自己吻过的地方,阴间使者感觉脑子里什么东西炸了,眼前一片天光灿烂,惊起一身鸡皮疙瘩。

“别动!”阴间使者指着鬼怪大喊一声,把鬼怪吓了一跳,三秒后,使者风一样逃离事故现场,跑进房间摔上了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鬼怪捂脸笑,今天先放你一马,下次绝对不会让你跑掉了。

金信好像突然明白了恩倬为何碰不到剑了。就像恩倬说的,也许只有当两人真心相爱,鬼怪新娘才算是通过了最终的考验,才能拔出剑。但是怎么办,自己好像另外的心有所属了……


------------------------


阴间使者晚上没睡好。

他做了一晚上的梦。

梦里有一个面容模糊的男子,长发,黑衣,拾阶而上,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他越走越近,但又似乎始终没有走近。阴间使者努力的想看清他的脸,然后就醒了。

所以说,一个男人在自己梦里走了一晚上,不知道他累不累反正自己挺累的。

都怪死不了的鬼怪!

不行,这样下去自己实在是太奇怪了,必须找个人聊聊……阴间使者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决定下班后约后辈出来聊聊见面。

“你是说一个人忍不住的对另外一个人做出亲密的动作?”后辈捧着咖啡努力思索。“这不就是喜欢他么?”

“喜…喜欢?谁喜欢了?喜欢谁?!”阴间使者脸涨得通红,他才不接受这毫无逻辑的结论!

“前辈,你说的不是你的一个朋友么?你这么激动干嘛?”

“啊…是啊,我只是觉得,我那个朋友…并没有喜欢对方…吧…”

“可是啊前辈,你什么时候有朋友了?难道……是那个鬼怪?”后辈满脸的八卦,阴间使者叼着吸管一声长叹,果然两个脱离正常生活的金差使也聊不出什么啊……

不如去找其他遗漏者吧!听说她在不是善姬是sunny的炸鸡店打工,顺便还可以看看sunny。

结果没想到,鬼怪也是这么想的……

两个184cm的大男人站在炸鸡店前大眼瞪小眼。

“你怎么来了?”俩人异口同声

“我来找恩倬\其他遗漏者”俩人再次异口同声。

“……”沉默

鬼怪很满意这次偶遇,但他不敢过度刺激阴间使者,以免对方就此跑掉。他可花了900多年才遇到这么一个活宝。

“外面两位阿加西,要么就进来要么就回家,站在门口很影响生意的。”池恩倬拖着拖把打开门,冲门口两个对视的雕像说道。

两人这才一前一后进了店,一个满面寒霜,一个得意洋洋。

“哦?恩倬你跟这位哥哥和金宇彬xi住在一起么?”sunny很惊讶,世界也太小了吧?

“啊,暂时是这样没错……”店长啊我可不是什么不正经的少女啊!真心的!

鬼怪看着炸鸡店老板,很漂亮的一个姑娘,就是品味怪怪的。“你认识她?”鬼怪朝使者抬抬下巴。

“Sunny,不是善姬,其他遗漏者打工的炸鸡店老板。”不知道为什么,阴间使者觉得这个问题需要正襟危坐,谨慎回答。

鬼怪很满意。“看着像个荷包蛋似的。”

阴间使者:……………………



#9 前世的她

如果换做别人这么说sunny,阴间使者一定会让他祖坟都搬家。但是毒舌的是鬼怪,他只是觉得,无语。

用荷包蛋形容别人,你就很有品味么?

作为一个正常人,美女老板娘愤然把鬼怪赶出了店。恩倬生怕他等下再来一场电闪雷鸣把老板的炸鸡店毁了,只好拽着他赶紧回家。

“那位哥哥看上去一点都不靠谱啊,恩倬跟他在一起真的可以吗?”阴间使者陪sunny往家走,一路上美女店长表达了自己深切的担忧。

“别看他那个样子,但他是个正直的好人。”

“……你应该不知道发好人卡其实不算夸奖吧……”sunny无语。“前面就是我家了,就到这里吧。”

“啊,那告辞了。”阴间使者转身准备离开,没成想sunny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我的名字,金善,下次见面的话就这么称呼吧,金宇彬xi。”

阴间使者已经顾不得sunny说了什么,一股巨大的信息流涌向他的脑海。

那是sunny的前世。


-------------------

这晚阴间使者又做了那个梦,梦中还是那个看不清面貌的男人,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子,同样的面容模糊。

但奇怪的是,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脸,但他却能真切地感受到他们的情绪。

悲伤。

巨大的悲伤像一只无形的手,绞着阴间使者的心脏,他大喊一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满脸的泪水。

家里空无一人,使者窝在沙发中发呆。

梦里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们都那么悲伤?自己又为什么哭?

看到sunny的前世后,自己的梦里就多了一个女人,两者又有什么联系?

第一次见sunny就哭了这件事,阴间使者一直没有去细想。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有一股莫名的歉疚包裹了他,想对面前这个人好一点,再好一点,答应她全部的要求,至少这次要保护好她。自己是这样想的。

但这是为什么?阴间使者不知道答案,或许只有神才明白吧……

“末间叔叔你在家啊~”德华抱着个黑色的卷轴走进门来。

“哦,你来干嘛。”

德华一惊。竟然用的是陈述句么?末间叔叔不对劲啊!

“那个,末间叔叔,之前叔叔要走的时候,给我留了卡,给你留了房契,你猜他给我爷爷留了什么?”看到阴间使者兴趣缺缺的抬起头,德华晃晃手里的卷轴。“这个!”

“啊,给你爷爷的应该是更贵重的东西吧……”

“是吧?正好我叔叔不在,不如我们打开看看!”

德华兴致盎然的撸了撸袖子,阴间使者也提起了一点兴趣。”卷轴慢慢打开,露出一张秀丽的女子的容颜。

“大发,好漂亮!这是谁啊,叔叔以前的女朋友?”

阴间使者感觉那种梦里心脏被绞动的钝痛又回来了,他捂住心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呀末间叔叔你怎么?”德华一抬头被使者满脸的泪水吓了一跳。

这怎么可能,这张脸,就是sunny前世的样子啊!



#10 名侦探德华の场合

不爽,十分不爽,叔叔他最近十分不爽。

每次叔叔心情不好时,家里都潮得厉害,这次尤为严重。最严重的几天,晚上做梦都梦到自己是生活在海里的人鱼了!

至于不爽的原因,我猜测与末间叔叔有关。因为最近,即使是神经大条的我都发现了,末间叔叔在跟我叔叔闹情绪!

具体证据嘛……

① 刚开始的几天早上,我叔叔心情很好的在客厅等末间叔叔出来吃饭,但始终等不到,我去他房间一看,人早走了。

于是第二天我叔叔早上6点出现在客厅,然并卵……

第三天5点……继续然并卵……

末间叔叔就一直没走出过房间!去看人又不在屋内!但明明晚上还会正常的回来啊,虽然都说在外面吃过了就回了屋,偶尔还能听到在屋里打电话的笑声,怎么早晨就是不见人影呢?!

晨间失踪事件之后,我叔叔简直气得飘起来了!(不是形容,就是字面意思!)

② 我最近很方……很方……都有点不敢去叔叔那里了……

因为……末间叔叔他超级刻意的只跟我搭话,完全无视我叔叔!

那么大个人,就在他眼前转啊转的,末间叔叔竟然能面不改色假装看不见!

果然是没人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但你能不能不要往我这里引战啊末间叔叔!

听说恩倬那里也是同样的状况,但她毕竟是鬼怪新娘,我叔叔有气没处撒,把我这个月零用钱全扣了啊!扣了啊!了啊!啊!!!!!!!

③ 末间叔叔搜索了好多跟鬼怪相关的民间传说,据我分析,他的目的可能是要怼死我叔叔……

唱内裤歌,在地上涂马血,给我叔叔发丧尸片小视频……托末间叔叔的福,我平生第一次对我叔叔燃起了同情怜悯之意

做鬼怪这些年,也不好过啊……

不过末间叔叔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总之他俩都是非人类,就算我叔叔对着马血都快哭出来了,我也不能插手他们的战争,只是在旁边默默地录下我叔叔的……

鬼生辉煌瞬间


叔叔跟我探讨过末间叔叔这次的“失心疯”事件,他说这个情况是从末间叔叔来问他,那个卷轴里的女子是谁,叔叔告诉他那是他妹妹之后开始的。

上次我们给恩倬过生日时叔叔喝了点酒,就把他的故事一股脑的全告诉末间叔叔了,很不巧的我又在墙角听到了……

总之,我知道叔叔的妹妹是高丽的王后,后来被那个昏庸的王杀了,叔叔自己也是死在王的手上。

我叔叔来问我末间叔叔怎么知道卷轴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不记得自己给末间叔叔看过啊!我的特长难道是背黑锅嘛啊?!

总之,如果末间叔叔再这么作死下去,日子没法过了,嘤嘤


#11 被改变的命运

凌晨三点,阴间使者准时起床。最近鬼怪也是跟自己杠上了,早上四点就坐在客厅里,自己也只能越起越早,感觉再这样下去俩人都要精神分裂了。

但是没办法,他现在没办法面对金信。

收拾完毕,阴间使者戴上帽子,这样就没人看得到自己了,除了死不了的鬼怪。

其实,鬼怪就算整晚不睡坐在客厅也没用,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从正门离开家。

虽然听着荒谬,但为了避开他,自己竟然每天都是翻窗走的……

都是眼泪啊……阴间使者无奈地打开窗户,从二楼翻出去,窗外夜色正浓,一身黑衣的使者更多一重掩护。

屈膝缓冲,单膝跪地,完美落地,阴间使者刚要站起身,一个声音在身侧悠悠的响起,吓得他脚下一个趔趄,摔了个结实。

“原来你是走窗的啊,难怪不管几点都堵不到你。”鬼怪抱着双手,居高临下看着他,带着一副难以揣测的表情。

使者坐在地上,吓得肝儿颤,“你怎么在这啊……”

鬼怪往前一步,在使者身前蹲下来,一只手大力扳住使者肩膀让他根本就没法往后退。然后脸对着脸,鼻尖对着鼻尖慢悠悠地道:“哦,我想你不管怎么样也要离开这栋房子,总不会像哈利波特一样还会移形换影吧,所以干脆从昨晚起就在屋外守着呢。”

“今晚还真是冷呢”

鬼怪毫无波澜的一双眼几乎要望进阴间使者心里,他感受到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说!为什么躲着我!”一个炸雷毫无预警炸响在身边,闪电照亮了鬼怪和使者的半边脸。阴间使者心中一凛,想着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干脆讲清楚早死早超生。

“你为什么总缠着我?”要掌握主动权。

鬼怪最近本来就郁闷的不行,今天好不容易抓住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就想听听他怎么解释。没想到这货上来先反咬一口,这真是气不打一出来。“我缠着你?是啊,我为什么缠着你啊?还不是因为我……因为我……”

“算了我不想听了。”使者转过脸去,“阴间使者和鬼怪,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我会尽快找地方搬出去,以后咱们还是像以前一样,井水不犯河水。你…和其他遗漏者好好过。”

这个混账!鬼怪气的要死,抬起手掐住使者的脖子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转过头来看着自己。

“如果你没有出现的话,这事还可以考虑,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鬼怪把一句话说得咬牙切齿。

“为什么?”坐在地上的使者底盘太低,又被鬼怪制住了要害,被迫向着鬼怪扬起了头,露出了西服领口处曲线优美的一截脖颈。

鬼怪只觉得手掌中的肌肤上传来迅速而清晰的脉搏,震得他也心跳加速起来。

“恩倬身上鬼怪新娘的印记越来越淡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摆脱鬼怪新娘的身份,成为一个普通人。”

阴间使者一愣,“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找错了,不是她?”

鬼怪摇了摇头。“她天生就是我的鬼怪新娘,但那只是一半,只有我真的爱上她,她才算是被神认可的真正能拔出我的剑的人。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因为

“我爱上你了”


#12 阴间使者·王黎

因为,我爱上了你,心里就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阴间使者呆住了,好像心脏也已经停止了跳动,唯一还能感受到的就是脖颈上鬼怪手掌的热度,和他眼睛里散发出的光。

凌晨三点的夜风刮过,使者浑身一凛,找回了自己的神志。

“不,你不能。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是我。”

捏着使者下颚的手更加用力,鬼怪几乎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挤。“为什么不能是你?”

又是那种难以忍受的钝痛从胸口传来,痛苦生生把使者的眼泪逼了出来。

“你听我说,我看到了sunny的前世。你说那个卷轴里的女子就是你妹妹,而sunny前世的容貌跟那个女子一模一样,她此生的名字叫金善。”

“你说什么?”金信皱眉“不,即使她是我妹妹的转世,但是这跟你躲着我有什么关系?”

使者闭上眼,任眼泪流下来。“我从第一次见到sunny开始,就觉得莫名的愧疚,好像前世亏欠了她。阴间使者是前世犯了重罪的人,sunny的前世里,犯下重罪的人,朴中元和…王,我想我也许是其中之一……不管是哪一个,都是你的仇人,所以我才……无法……面对你”

金信说不出话来,一下子出现了太多讯息,一个个炸得他反应不过来。使者,可能会是朴中元或者王么?这可能么?

看着面前哭的不能自已的使者,金信只觉得心疼。不管他曾经是谁,如今他只是住在自己家里的阴间使者。

“说实话,我觉得你不可能是朴中元,应该也不会是王黎。”鬼怪揉揉使者栗色的头发,安抚地轻拍。

“为什么。”使者泪眼婆娑地抬起头,那委屈的小表情直击鬼怪心脏。

“其实我也有寻找过王黎的转世,我从没想过他会成为阴间使者。虽说当年是他诛了我的九族,负了我妹妹,但他毕竟是被朴中元挑拨的。我受先王的嘱托,要守护黎,却因为自己的原因,不敢过于亲近他,放任他在朴中元身边长大,被他操纵于股掌之中。”

“我们金家,虽然是因黎而死,但是论杀伐决断,历届帝王手中的鲜血,谁都能赢过黎,那岂不是所有的帝王,死后都要成为阴间使者?”

“别说其他帝王,就是我杀过的人,都比黎要多。虽然我因此受到了惩罚,但也得到了赏赐,我想,王黎他,应该已经投胎转世了吧。”

“至于朴中元,他没可能成为金差使。阴间使者虽有大罪,但本心不会太坏,否则给他们异能,又放他们到人间,岂不是要天下大乱?像朴中元那种坏到骨子里的人,一定是在地狱里受刑,怎么可能放虎归山。”

“至于你”金信轻柔的为阴间使者擦去泪水“不管你前世犯了什么罪,现在你就是我的小使者,我不会放你离开的。”

“哈哈哈哈哈,你这卑贱的武臣,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副德行,真是让人惊讶!”少女的声音突然响起,鬼怪和使者都吓了一跳,只见池恩倬从房前的树丛里悠悠转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

“你不是恩倬,你是谁?”金信站起身,一把燃烧着蓝焰的剑凭空出现在他手里。

“你不记得我了?你那永生不死的诅咒里,还有我的命呐。”“恩倬”狞笑,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鬼怪浑身燃起愤怒的蓝焰,眼睛死死盯着“恩倬”。

“朴中元!”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啊,我们在这世间都度过了900多年,你以为凭这把水剑就能杀得了我么?当初你没能让黎杀死我,今天也一样不可能。”

“你怎么能附身在恩倬身上?难道……是因为鬼怪新娘的印记变淡的原因?”

“不-错,正是如此。”“恩倬”的表情越来越扭曲,“她”伸手指着金信,眼神里是无尽的疯狂。

“可惜啊可惜,我等了900多年,就在等这一天,能借这女人的身体拔掉你身上的剑,让你去死,去下地狱!没想到……这副身体竟然不能拔剑了”

“恩倬”的眼睛瞪得几乎要爆出来,“900多年过去了,你这卑微的贱人竟然还是不肯放过黎!上辈子要扰乱他的心神,这辈子也要缠着他不放!”

“你说什么?”阴间使者后退一步,“恩倬”看着他,眼神里竟慢慢泛出柔光。“20年前你我曾见过,我第一眼看到你,便知道了,你就是王黎,我的黎儿。”

“你,前世就是高丽的王,王黎啊。”

使者不可置信的摇头,金信也不敢相信的转过头来,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阴间使者看到金信的胸前出现了一把剑,剑身燃着蓝色的火焰,护手上刻着白虎纹案。

这不可能……使者自言自语,接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13 成为鬼怪的秘密

使者突然晕倒,金信一把将他搂进怀里。

“黎……”他小声的,试着呼唤他,用已有千年未曾唤出口的名字。

“这具身体,我先收下了,金信,咱们后会有期。”朴中元撂下这句话转身退走,金信感觉到怀里的身体竟渐渐冰冷起来,终于没有追赶朴中元,抱着王黎回到屋子。

金信把王黎放在沙发上,凑近他轻轻拍他的脸。“黎,黎,醒醒啊。”王黎皱紧了眉头,呵出一口寒气,下意识的用双臂抱紧了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越来越冷?药,药,该吃什么药?

正当金信手足无措之时,一只手贴到了王黎的额头上。德华站在沙发前,正低头看着王黎。

“他想起前世的记忆了,很糟糕,死后的那部分也要冲破契约了。”德华纤长的手指在使者额头缓缓移动,眉头微皱,仿佛在探寻什么。

“德华,你在干嘛?”金信感觉到现在的德华散发出来的气场,很不寻常。这气息似曾相识,在938年前,他曾感受过,那是神的气息。

“没错,是我,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德华手指突然在王黎额头中间聚拢,随着他手指的移动,一团氤氲的光团从王黎的身体中飘出,停留在德华指端。

随着光团的离去,王黎紧皱的眉头逐渐松开,体温也慢慢的回升。

“这是什么?”金信不动声色往前挪了一步,挡在德华和王黎之间。

德华淡然一笑,晃了晃聚拢的五指,那光团随着他的手而跳动,仿佛在追逐着他。

“这是王黎从死后到成为阴间使者之间的记忆,涉及到我与他的一个约定。他永远不能记起这个约定的内容,否则就会魂飞魄散。”

“由于刚才的刺激,他前世的记忆已经苏醒了,但他的心神震动地太过厉害,竟差点冲破这个约定的守护封印。我已经趁他想起来之前替他把记忆取出,就是这个”

德华说完,那光团转了两圈就要往王黎身上撞,被德华揪住了。

“记忆必须尽快找到一片神识接纳它,否则它将会消散,并带走一部分原主的寿命。顺便,金差使也是会死的。”

德华脸上淡淡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

金信明白他的意思,但被人牵着鼻子走还是很不爽啊……“这段记忆给我吧,我可以接受它。”

“很好,不过希望你不要后悔啊。”德华手指一弹,光团便向金信奔去。

“等会不管是不是德华,真是必须揍他一顿啊……”金信闭上了眼睛,一股混乱的信息流冲进了自己的意识。


--------------

“王黎,你身为帝王却听信谗言,残害忠良,但念在你是受人挑拨引导,尚情有可原,罚你在地狱赎罪50年,才能再入轮回,你可认罚?”

“大人,我想问一问,被我赐死的金信……还有他的族人,如今身在何处?”

“他的族人都是善良之辈,早已上了极乐世界,等待再入轮回。但是金信生前杀孽太重,又有朴中元的诅咒加身,如今已化为世间一缕无神识的孤魂,直至魂飞魄散,不可能再入轮回了。”

“我……我愿付出任何代价,让他重入轮回,大人可有办法?”

“这…这事我做不得主,你在这里等着。”

王黎坐在茶馆里静静等待,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一把清泠泠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看来你与他还有未解的缘啊,你当真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我愿意。”

“他手上的血债,都要转到你的身上,加上你自己的罪过,你要为此在地狱里煎熬600年,此后作为阴间使者,为我勾取死人的魂魄。其他阴间使者赎完罪后还可以再入轮回,但你的赎罪期却是永远。你要永远做阴间使者,你可还愿意?”

“我,愿意。”

“世间因果不可颠倒,你自愿为他受过,但这些血债毕竟还是出自他手,我会罚他不停的经历失去的痛苦。但我也会奖励他的忠勇。”

“罪人没有喝孟婆汤的资格,你将带着前世的记忆,承受这600年的地狱惩罚。王黎,你去吧。”

人间,一只白色的蝴蝶停留在那柄剑上,重返人间的鬼怪杀进皇宫,却只看到王的尸体。

“没想到我回来了,你却走了。”

那时他并不知道,是他走了,他才能回来。



---------TBC--------




这章足够长了,希望大家食用开心


私设很多,不喜欢的也请轻喷


私设王黎做阴间使者300年,前600年都在受罚,大家如果在剧里发现正经的设定,欢迎指正

评论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