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下旬

……

靖苏/琰苏大婚。整理,一改版

糖豆豆:



注:完整(全)。




①第一次修改(有第一次修改可能也会有第二次)




②萧景琰黑化occ




③r18。接受无能请自行退出。




④所有名词全部同音,不影响阅读。因为连续发了好几次,一直被和谐。所以折腾了很久,也申请了不老歌,如果这一次在发不出去有空会用不老歌发,不要再询问微博了,不太想把微博和LOFTER扯到一起。




⑤欢迎提供各种脑洞,梗,会尝试各种类型(实际比较会写现代风)




⑥灵感来的快走的也快。更文很慢,一篇文会拖3~4天最多可以拖几个月。所以文风改变,或者不通顺欢迎指出




正文




“全部给我出去!”梅长苏倚在床头,紧蹙着眉头,虽服了软骨散,可毕竟身为天下第一帮的宗主,曾经也是上过战场的人,气势依旧是在的。一群捧着大红喜服的宫婢跪在床前有第二次,既不离去,也不敢上前半步。梅长苏心下气恼,刚要开口遍不住的咳起来。“还请先生恕奴婢冒犯,但此乃陛下旨意,还望先生不要为难奴婢才是。”




梅长苏闻言怒极反笑,象牙色般修长的手指指着托盘上的大红色喜服“诱我服下软骨散,要我穿上着这凤冠霞帔与萧景琰成亲,你竟与我说我为难你?”




不等对方答话便放下手,声色清冷:“我不想再说一遍,带上这些东西全部给我滚出去。”




萧景琰站在门口眸色深深,微微抿了抿唇角。小殊,我错过你一次,错过你二次,绝对不能再有第三次。




次日,富丽恢弘的皇宫因新皇登基,迎娶正宫娘娘而显的格外喜庆。新皇大赦天下,三年免除赋税杂役,举国同庆。




梅长苏一身素色长袍,站在窗前,像感受不到宫内外的喜气洋洋的氛围,只静静望着高空一轮缓缓升起的明月。




恍惚想起过去,而如今不过是物是人非。




萧景琰迈进殿内便看到这样一副场景:梅长苏站在窗前,微微仰着头望着天,月光下修长瘦弱的身影映在地上。




“小殊,你身子不好,怎可一直站在窗前?”看着梅长苏单薄的身影,萧景琰一边快步走去,一边伸手打算将梅长苏扶离窗前。




梅长苏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手,依旧神色平淡地看着窗外,萧景琰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自己落空的手。




他知道强行将他带回自己身边而使用的手段卑劣,可一想到这人隐瞒自己林殊的身份,在自己身边为自己出谋划策,而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林殊,除了自己。一想到这人竟打算扶持自己当上新皇,为梅岭之事翻案后就打算离开自己,和蔺晨归隐山林。内心一阵翻腾,一把握住梅长苏的手臂,将他拦腰抱起。




梅长苏被一把扔到床上,萧景琰将他牢牢压制在身下,看着身下之人拼命挣扎,便俯身堵上那人柔软的唇。他双手抵在自己胸口,昂着头露出雪白脆弱的脖颈,萧景琰腾出一只手抵住梅长苏的后脑,逼迫对方承受自己的吻。梅长苏咬紧牙关,感受到梅长苏的抗拒萧景琰也没在意,继续在他唇上细细研磨,被萧景琰咬破唇角,浓烈的血腥味拉扯着神智,一个悠远绵长的吻让梅长苏无法呼吸,只能微微张嘴。




看着梅长苏的唇因为染上血色而变得娇艳,苍白病态的脸颊因为憋气太久而泛起不正常的红晕。




萧景琰内心升起一丝安慰,这个样子的他只有自己看过。




“萧景琰!”梅长苏气极,脸颊两边却透着诱人的绯红。




“小殊,留在我身边不好吗?”为了让他舒服点,萧景琰撑起身子不再压在梅长苏身上。




“林殊早就死在当年的梅岭,梅长苏完成了他该完成的使命自然没有留下来的道理”梅长苏深吸一口气“还望陛下成全,放草民归隐山岭,不问世事”




“你休想”一想到眼前这人要离开自己,心就没来由的痛,他怎会放离他离开自己,怎会让他和蔺晨去意江湖。




“陛下…唔”还没等梅长苏再次开口,萧景琰再次俯身吻上梅长苏的唇,只是这次早已没了上一个吻来的纯净,萧景琰一手压制着梅长苏,一手向梅长苏的衣袍内摸去。




即使是你不愿意,这次我也一定要留住你,




你为我谋得这天下,可是没了你,我坐拥这江山又有何用?




“启禀陛下,蔺晨已捉拿归案,还请陛下发落。”殿外传来声音,梅长苏一怔,不可置信地抬头,对上萧景琰深邃的眸子。“萧景琰!你”




看着那双墨色眼眸满满的担心,萧景琰一阵恼火,曾几何时这人也是如此担心自己的吧?可如今他心里想的念的的却全是他人,顿时觉得胸口像被利刃刺伤一般。




萧景琰站起身子对着门口“暂且收押大牢”。随即转过身看着躺在床上的梅长苏。




梅长苏撑住床沿艰难起身,一时无言,看着萧景琰摆放在不远处的凤冠霞帔,缓缓垂了眼,纤长浓密的眼睫被一旁案上的喜烛投射出一片阴影。





被女官牵引到殿堂之上时,听着朝臣一声高过一声的贺喜,以及某些朝臣对自己来历的议论纷纷,梅长苏心中一片冷漠。




他本就身形修长,即使身着凤冠霞帔,也比萧景琰更显的高挑。但因长年重病,又服了软骨散,脚步略微轻虚,旁人远远看上去,还真有弱柳迎风之感,竟也没不觉得有何不妥,反而更显般配。




梅长苏虽任由宫人摆弄,但内心总归是不愿的,哪怕现在已经不是林殊,可曾经的骄傲依在,嫁给一个男人,他曾能心甘情愿,右手握拳,却因服了软骨散没什么力气,手上并未留下过多的痕迹。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绕过层层贴着大红喜字,纹着龙凤呈祥的屏风,梅长苏被扶至床前。




“下去吧”梅长苏开口,宫婢们面露为难,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萧景琰一进来便知所为何事“你们都下去吧,今夜不用人伺候”




“是”宫婢一个个跪安。




望着宫室内满满皆是喜庆的大红色,萧景琰心中却陡生悲凉之意,




不论你是否愿意,不管我使了什么手段,小殊,你终于留在了我的身边。




缓缓挑开艳红色的盖头,仿佛并未看到梅长苏冰冷的表情,萧景琰勾起嘴角,从托盘中拿起两个白玉杯,一个递在梅长苏手中,与他手臂交叉而过:“ 小殊,饮下这杯合卺酒,你我便永不分离了。”




梅长苏缓缓抬眸,面对他满眼寒意,萧景琰只当没看到。待他喝完杯中酒发现梅长苏任是无动于衷,怒从心生,猛的将一双玉杯掷于床下。




即便是被按着肩膀,梅长苏依旧面无表情,萧景琰俯身,触到梅长苏的唇瓣,发现他竟然连唇也是冰冰凉凉的。温热的指尖划过眼睑,脸颊,轻柔地抚过梅长苏白嫩的颈项,精致的锁骨,直到缓缓停留在那绣着金凤的衣带上。




仿佛想到萧景琰的想法,梅长苏猛的推开了萧景琰,跌坐在床榻上。一手撑着床沿,手腕被握在萧景琰手中“萧景琰!”。萧景琰眸色黯沉,看不出任何情绪,却有种压迫感让梅长苏一时无法张嘴。思考一二便再次开口“林殊已死,梅长苏也已从世间消失,如今我不过是行尸走肉,区区一具躯壳,你若喜欢,便拿去吧。”




萧景琰眯了眯眼,唇角勾起一个近乎癫狂的笑,扬手便将梅长苏身上精致的嫁衣撕个粉碎。




缓缓解开自己的喜袍,褪下腰带握住梅长苏纤细的手腕,将其缚住绑在床头。




梅长苏扭过头不想再看萧景琰,却被捏住了下颌,狠狠擒住唇。




“嘶”萧景琰抬头,看着自己的血印在梅长苏唇上,薄唇扯起一个近乎嗜血的弧度。




猛的翻过梅长苏,让他背对着自己,慢慢俯身,咬住他的耳垂,两只手也不空闲,一只手肆意拉扯着梅长苏的孺头,一只手探向他身下握住软趴趴的肉惊。






梅长苏咬住唇,为了防止身吟出声,却恰好将方才萧景琰的血含入口中。




双手被绑在床头,分申被萧景琰握在手上肆意丸弄,搓柔,噜动,梅长苏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软趴趴的肉惊不一会儿便半挺了起来,萧景琰手又慢慢划上梅长苏的腰线,从腰际划过臀半,视线停留在那处从未被人触碰过的地方。




掰开白嫩的臀半,视线停留在粉嫩的学口,感受到萧景琰火辣辣的视线,粉嫩的学口紧张的收缩起来,但在萧景琰眼中反倒成了一种翅锣裸的沟引。




伸出一个手指,慢慢戳向那处从未被人触碰过得地方,突然被异物亲入,梅长苏身子一僵,感受到身下之人得僵硬,萧景琰韩住他的耳垂,搓动梅长苏肉惊的手越来越快,被块感支配得梅长苏知得张嘴大口大口得喘气,像只濒临绝境任人宰割的鱼。似乎察觉梅长苏已经到了极限,萧景琰加快速度,指尖划过他的规头,揉动后面两个肉囔。随着萧景琰的动作越来越快,梅长苏也社了出来。




就这梅长苏的经液,萧景琰手指慢慢叉入紧致的后学,社过一次的身体明显柔软很多。梅长苏盯着大红色的床帐,什么时候他和景琰走到了这一步?他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景琰对他的感情超越友人,知己?




感受到梅长苏得走神,萧景琰心中不快。只来得及匆匆阔张,便狠狠的叉了进去。




疼,梅长苏倒抽一口凉气,疼痛使他不得不章拼命挣扎扭动,却被萧景琰紧紧进锢在身下,感受萧景琰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抽叉。萧景琰沉重地喘西在他耳边响起。




不知何时听见自己身上的人开口,既像是情人之间的抚慰低语,又如同来着深渊中恶魔的诅咒:“小殊,你是我的,不要妄想从我的身边逃离。”




下半身被劈裂一般的疼痛,让梅长苏积攒着所剩无多的力气缓慢向前爬去,想要逃离,却又被握住了腰肢猛的扯回,只是一瞬新的惩罚便已然降临,猛烈的抽叉,让本就身体虚弱的梅长苏吃不消,可又在萧景琰顶住某处发出痛苦又舒服的呻银。神智被欲汪拉扯,理智分崩离析,梅长苏只得昂着头被迫发出不堪的申吟和喘西。




意识模糊之间被捉住了下颌强迫着抬起头,入目便是一面鲜亮的铜镜,梅长苏如遭雷击,猛的闭眼不想看到眼前的景象,却被萧景琰调整了姿势,对镜中的景象一览无余。




萧景琰叼着他的耳垂,用牙撕咬,亲吻,从耳垂慢慢划向圆润的肩膀烙下一个个青紫色的印记,“小殊你是我的。”




梅长苏缓缓睁开了眼,直视着镜中那具布满了青紫淤痕的破碎躯体,看着自己苍白的唇色,惨淡无光的瞳眸,终是再也压不住喉头的腥甜,竟是喷出一口鲜血来。 随后便如力竭一般缓缓倒了下来。在梅长苏昏倒的那一刻,萧景琰最后挺动身体埋入他体内。




“陛下”门外传来高公公的声音。




“放他走”




“是”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精致苍白的脸,抚上俊秀却长年紧皱的眉头,动了动嘴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




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曾经我爱的是小殊,后来又爱上身为梅长苏的你,但迟迟不肯承认,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爱的始终是你。不论是身为林殊的你,还是身为梅长苏的你,都是我最爱的人。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是否认得出你,但我终究还是会爱上你,因为你已经被我刻在了灵魂深处,我认不得你的人,灵魂却记住了你的样子。这一次我想陪在你身边,过去的十年我未能与你共度,那在你剩下的年华,我想陪你度过每一天。




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




别问我为啥有个文艺的结尾,可能因为一点多宿舍只有我一个人没睡了。。。



评论

热度(199)

  1. 五月下旬一颗甜心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