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下旬

……

[靖蘇]江左牛郎(下)

泠:


純情皇子琰 X 牛郎蘇
OOC注意
前文走TAG

夜幕低垂,燈影焯焯,湖面與燈光相映照,和暖的金黃色映在梅長蘇溫潤如玉的臉上更醉人幾分,蕭景琰看著對面人柔和的笑臉,輕聲訴說的話語,卻一盤心思都放在如何向對方聊表心意之上。

「所以注意氣氛即可...殿下?」

看蕭景琰已出神,梅長蘇輕喚一聲,隨即帶半分落寞的神情說

「今天晚上就是最後的課,梅某已經沒什麼可以教給殿下的了,相信殿下習得這些技巧定能得心儀之人的歡心,順利娶一位王妃攜手下半生的。你我或許有緣便能再會吧...」

回過神來聽到心上人對自己說狠絕推拒的話語,靖王殿下心中一疼。怎可能這樣就完呢?長蘇怎會看不出我對他的情意呢,難道我們要就此形同陌路..?

蕭景琰不發一語,可是委屈都寫在臉上,長睫輕顫,唇亦因為過於繃緊而抖震著。尷尬的氣氛持續幾晌,蕭景琰就下定決心般拉著梅長蘇纖細的手腕往回走。

「既然本王是梅宗主的有緣人,本王相信你我緣份未盡,請梅宗主回去聽本王一席話。」

冷硬語氣不容置疑,梅長蘇只任由蕭景琰拉著他的手回到牛郎店的廂房。一進房間,蕭景琰就火急火燎的關上門,轉過身語氣凝重的問

「梅長蘇,我問你一句,你是否要接受譽王的指名?」

梅長蘇立即露出一臉瞭然的表情回答

「沒錯,殿下知道梅某別無選擇」

聽到梅長蘇竟說答應,不由得一怒近乎吼出來

「怎會別無選擇?梅宗主不是只見有緣人嗎?難道譽王兄亦是你的有緣人?」

「譽王殿下在京中勢力強大,梅某怕是得罪不得,而且梅某著實沒一個合理拒絕指名的理由..」

蕭景琰聽出最後一絲希望,知道梅長蘇是不自願,就放下了懸著的心。

「這個理由倒是簡單,本王買下梅宗主你往後所有的指名,只能接待本王一個,這豈不是一個充分的理由嗎?」

蕭景琰滿臉期待的看向對方,然而梅長蘇只是悠然一笑
「要包下本宗主不是不行,可是指名費殿下拿得出來嗎?」

蕭景琰沒料梅長蘇會如此反問,思索一番後堅定的說

「那本王就賣身予梅宗主,以我一生去伴你,梅宗主要我做什麼我都依你,這樣是否足夠?」

梅長蘇此時已維持不了那張正經的臉,忍不住笑出來

「殿下貴為皇子的身價當然夠,可是接待客人這等需要巧言令色的工作似乎不適合殿下,那我留殿下在店中有何用?」

蕭景琰聽出對方的拒絕之意,滿臉失望低下頭時卻聽得那人輕笑說

「不然殿下只陪梅某一人可好?」

見那人笑得眉眼彎彎,言下之意是接受自己了,蕭景琰用力把人一擁入懷。梅長蘇的頭枕在他的肩上,側過頭在他耳邊輕聲細語

「其實還有一課,就是要教教殿下房事技巧」

語畢輕呼熱氣在對方的耳窩,蕭景琰的耳朵瞬間紅透了,紅霞蔓延到臉上

「那..那就請先生指教了」

蕭景琰看著梅長蘇的臉愈放愈大,唇上感受到冰涼柔軟的觸感和淡淡梅花香,一雙鹿眼瞪大如鈴鐺,又感覺到一隻微涼的手覆在自己的眼瞼之上。那人輕笑

「難道殿下不知道親吻時要閉眼的嗎?」

被愛人倜侃的蕭景琰只是青澀的回應

「我只是有點..緊張而已..長蘇喚我景琰可好?」

見這人的純情反應如此可愛梅宗主不由得起了逗弄的心思

「那景琰可要忍著,更緊張的事陸續有來」

更緊張的事請點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038789721887498&jumpfrom=weibocom&luicode=10000370

終於完了
完了休假應該會沒太多時間寫文了🙈

评论

热度(87)

  1. 五月下旬 转载了此文字